欢迎来到韩国中文旅游资讯平台
历史搜索:

以暴制暴?某些情况下也不是不行...

更新时间:2020-07-23 11:16:42    浏览:1606
加入收藏
[导读] 如果法律不足以伸张正义,那么我们将以自己的方式进行......

“如果法律不足以伸张正义,那么我们将以自己的方式进行......”


不久前,韩国法院驳回将世界上最大的儿童性剥削视频网站Welcome to Video(W2V)的运营者孙正宇引渡美国的请求一事闹得沸沸扬扬。

1.jpg

图片来源:NAVER


2015年7月至2018年3月,孙正宇运营着一个只能用特定浏览器才能进入的暗网——W2V。在这个网站上,数以万计的儿童性剥削视频在流通,该网站的使用者达到了128万名,并产生了37万美元的虚拟货币。


作为W2V的运营者,孙正宇无异于人间恶魔,即使与运营N号房的godgod、Watchman等人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韩国法院对其的判决却令人绝望。


一审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二审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2.jpg

图片来源:NAVER


作为世界最大儿童性剥削视频交易网站的运营者,孙正宇仅仅在监狱呆了一年半便刑满释放,这是一件多么可笑又多么讽刺的事。


虽然在孙正宇刑满释放时,美国司法部向韩国法院提出了将其引渡美国的请求,但却被韩国法院驳回。最终,孙正宇还是被释放了。


常言道善恶有报,但孙正宇的恶报却没有及时应验,这让大众感到愤怒,难道法律真的无法制裁他了吗?


在韩国民众的一片愤慨之中,一个叫做“数码监狱”的网站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3.png

图片来源:NAVER


数码监狱是为了公开韩国恶性犯罪者及嫌疑人的个人信息而建立的非法网站,其域名位于国外。


该网站的运营者表示:“由于韩国对恶性犯罪者的处罚具有局限性,司法部的处罚力度不够,导致犯罪者逐渐进化,所以我们打算通过犯罪者们最害怕的处罚——公开个人信息来宽慰受害者,让他们接受社会的审判。”


正是因为该网站代替司法部公开了犯罪者信息,所以有着“数码监狱”之称。在数码监狱中,所有犯罪者的个人信息公开时间为30年,近况随时更新。

4.png

图片来源:NAVER


数码监狱的运营者表示:“在受害者的痛苦还未完全治愈之前,罪犯们被释放的事情频繁发生。为了让他们甘心接受社会审判,我们开设了数码监狱”、“尤其是在得知我的堂妹也是性剥削影像交易的受害者后,我决心开设这样一个网站。”


目前,数码监狱已经陆续公开了崔淑贤选手跳楼自杀事件的嫌疑人的身份和电话号码、密阳女中学生集体性暴力事件的加害者,以及W2V的运营者孙正宇的个人信息。


在数码监狱所公开的信息中,最多的是性犯罪者的个人信息,还有部分对性犯罪做出轻判的法官们的个人信息。

5.png

图片来源:NAVER


虽然行的是正义之事,但就像前面提到的,数码监狱是一个非法网站。从网站性质来看,数码监狱很可能适用于名誉毁损罪。


显然,数码监狱的运营者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将网站在设置在东欧国家地堡的防弹服务器(Bulletproof Server)上进行了强烈的加密运营。运营者认为只要网站的域名在国外,就无需受到韩国警方的管制。


但是,根据韩国刑法的属人主义原则,只要网站运营者是韩国人,无论他身处世界何处,都将适用韩国刑法。目前,韩国警方正在考虑是否要以名誉毁损的罪名对其进行处罚。

6.jpg

图片来源:NAVER


虽然在我们单纯的想法中,数字监狱公开犯罪者的个人信息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但我们也不能忽视个人团体擅自公开他人信息确实属于违法行为。


此前,在N号房事件中就出现了一个打着“不考虑犯罪者的人权”旗号的名为“朱红字”的网络自警团。虽然该自警团一直在与警方合作,为其提供N号房主要用户的身份信息,但也由此引发了私人制裁、法治主义、公法权力舞弊等问题,以及泄露无辜者与受害者的身份信息等事故。

7.jpg

图片来源:NAVER


其实,如果现行的司法系统足够让民众信赖,那数码监狱就不会存在,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正是因为司法在一桩桩一件件案件中并没有给民众满意的交代,反而是犯罪者大摇大摆地在社会上横行,所以数码监狱才“应运而生”,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更悲哀呢?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